從涓滴到洪流的中國科研脈動——讀《筑夢七十載 奮進科研路》

2019-09-30 17:15:13 來源: 中國科技網 作者: 房漢廷

泱泱華夏,人類文明激越萬年之半;堂堂中華,中國科研再攀眾山之巔。

曾幾何時,東方文明古國,引得萬國心向往之。可是,自近代科學之肇始,自近代技術革命之發生,自近代工業革命之蓬勃興起,輝煌無限的中國卻成了看客,成了落后的代名詞。

落后就要挨打,而扭轉落后的關鍵是發展科學,發展技術,發展工業。自晚清開始,中國的一代又一代仁人志士,就清醒地看到了這一國運衰微的癥結,并為此做了很多的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成效。但是,由于制度、體制、機制的制約,偉大中國復興的夢想,科學救國的夢想依然如關山般難以逾越。1949年新中國建立前,全中國發表的SCI論文不過970篇,SSCI論文更是少得可憐的153篇。

新中國的建立,為中華的科學夢、強國夢創造了圓夢的可能;改革開放的決定,為中華科研的騰飛創造了實現的機遇;新時代“中國夢”的探索,為中華科研再次攀上世界峰巔創造了前所未有的加速度。

數據清晰地顯示:70年前,全國科技人員不足50000人,其中專門從事科研工作的僅600余人,科研機構只有30多個,偌大的中央研究院也不過200名科研人員。因此,1955年開始的10多年間,中國的科研只能筑基、扎根,這樣的狀況一直到1973年才破土迎風,當年一下子有14篇SCI及SSCI論文發表。中國科研真正跨上快車道,則是始于1978年的改革開放。SCI與SSCI論文發表情況也印證了這個判斷:1978年202篇,1981年1552篇,1995年超過1萬篇,2015年29萬篇。2018年,中國在世界最頂級的Natue、Science、Cell上發表論文332篇,占當年全部論文總數2157篇的15.4%。截至2018年,中、美兩國的SCI、SSCI、A&HCI三大庫的產出量已經十分接近。

數據是枯燥的,數據背后的故事卻艱苦備嘗,精彩紛呈,催人淚下,催人奮進。從錢學森、鄧稼先等科學家讓新中國科研拔地而起,到鄒承魯團隊完成的惠及億萬人的人工合成牛胰島素,再到屠呦呦團隊完成的瘧疾克星青蒿素,再到袁隆平團隊完成的高產穩產雜交水稻,哪一個中國科研的高光時刻,不浸透著科學家們的艱辛探索,不飽含著黨和國家的深情厚愛。

回望七十年中國科研,可謂篳路藍縷;展望未來的中國科研,可謂輝煌可期。如今的中國科研,中國科學家,早已不是個體、個別、個案的偶然閃光,而是迎來了一個群體性爆發的新時代。目下中國的材料科學論文產出量居全球第一;農業科學、化學、計算機科學、工程學、環境與生態學、地球科學、數學、物理學等7個學科論文產出位于全球第二;分子生物學與遺傳學、藥理學與毒理學兩個學科論文產出位于全球第三。

行百里者半九十。從涓涓細流到滾滾洪流,中國科研的七十載脈動,可歌可泣;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中國科研還有漫長而艱辛的路要走。特別是世界正在從工業文明向信息文明全面而急劇轉型的關鍵歷史時期,中國科研生態的優化,中國創新條件的制備,中國創造性人才的培養與發掘,仍然是未來的取勝之密鑰。(作者系科技日報社副社長)

備注:文中引用數據全部來自中國科技網、科睿唯安合著的《筑夢七十載 奮進科研路——從全球學術文獻數據看中國科研發展》。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王曉宇
百乐门娱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