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思念,就是活成“她”——記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于瑾

2019-09-24 10:41:05 來源: 科技日報 新華社 作者: 魏夢佳
于瑾,對外經濟貿易大學,

她沒有閃光榮譽和響亮頭銜,從教28年,讓所有學生交口稱贊,滿懷感恩;她寬容無私,溫婉如水,追求完美。這就是對外經濟貿易大學52歲的教授于瑾。

去年5月24日,于瑾因勞累過度猝然離世。今天,師生們依然深情懷念這位師者。他們說:“最好的思念,就是活成‘她’。”

“走到哪里都有學生圍著她”

正值開學,對外經貿大學的校園熱鬧非凡。博學樓301教室門口,博士生穆遠東凝望講臺,似乎還能看到恩師于瑾熟悉的身影:蓬松可愛的短發,素色裙子,溫婉親切,笑著招呼:“小朋友們,我們上課啦!”

上世紀90年代初,于瑾進入對外經貿大學任教,是國內研究金融衍生品定價領域的首批學者之一。任教期間,她先后開設“投資學”“金融市場與金融機構”“證券投資基金”等課程,奠定了學校微觀金融課程體系基礎。

28年間,她一門心思打磨“金課”,憑借深厚學養與個人魅力,成為學生仰慕的“寶藏老師”。“她的課特熱門,學生都瘋狂搶課。”于瑾的同事、對外經貿大學教務處處長蔣先玲說。

在學生印象中,于瑾講課深入淺出、豐富生動,將深奧的金融理論與金融投資實務緊密聯系,還經常請在金融機構工作的校友來交流,教室總擠滿了人。

“走到哪里都有學生圍著她。”蔣先玲說。

“金融市場天天變,她的課也在變,理論和實踐結合得特別好。”國際經濟貿易學院教授江萍說,于瑾每學期都要更新課件,增加新內容,甚至每次上課前她還都在改。

“課后答疑”是于瑾20多年的教學習慣。每次課后,她都會留下來為學生答疑,通常一站就是一兩個小時,“累了也不肯坐下”,往往晚上七八點還沒吃上飯,這成為很多人記憶最深的一幕。

“成為您的‘小朋友’是最幸運的事”

“能成為您的‘小朋友’,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這是許多學生的心聲。

于瑾喜歡稱學生為“小朋友”“小可愛”。學生的大事小事,她樣樣在意。在學生求學、求職、工作、生活的方方面面,她總能及時給予幫助,從不怕麻煩。

于瑾“不挑學生”,學生只要發一封自薦郵件表達拜師意愿,她總會爽快答應,在詳細回復后暖暖地加上一句:“謝謝你選我做導師,歡迎成為我的小朋友。”

對每位學生的論文,于瑾總是逐字逐句修改,“連標點符號都不錯過”。對學生郵件提出的問題,她有時一回復就是幾千字,語氣真誠親切;回復晚了,還會向學生道歉。

在一封指導學生論文開題報告的郵件中,她詳盡介紹了撰寫的要求和方法,還為學生羅列熱點研究方向,并附上往屆優秀論文。

她經常與學生談心,費心為他們推薦實習和工作機會;這種關心,綿延到學生畢業,關心學生工作是否順利,操心他們的結婚、生子,為學生的孩子準備玩具和衣服……

于瑾一生為近1.8萬名學生開設課程,指導培養了上百名碩博研究生。“她是我見過最關愛學生的老師。”學生賈敏說,“她看到我們滿滿都是優點,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學生學得好、過得好。”

“她就像人間四月天”

江萍回憶,當年自己無意中說起,辦公室人多較吵,無法安靜做科研,于瑾馬上將辦公室讓給她,將自己的辦公地點移到了教室和家里。

“很少人能做到這樣無私。”此事讓江萍感念至今,“她就像‘人間四月天’,美麗又溫暖;也像水一樣,溫柔平和,利萬物而不爭。”

為幫助年輕教師,于瑾將辛苦創立的“金牌”課程“投資學”及備課筆記移交給年輕人,還熱心傳授“講課秘訣”。“她有很多評獎評優的機會,但都讓給了別人,一輩子專注教學。”蔣先玲說。

去年5月24日上午,于瑾在校指導學生論文,回家后繼續微信指導,之后在午休中永遠睡去。

離世前一周,她忙于20多個學生的論文答辯,反復修改。離世前一晚,只睡了兩個小時。遺物中,有她為一位生病教師準備的3000元捐款。

悲痛的學生從各地趕來,只為能再見她最后一面。數百名學生自發為老師守靈、抬棺、送葬,久久不愿離開……

無聲潤物,芳華永存,薪火相傳。9月16日,由于瑾親友、師生籌建的“于瑾教育基金”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成立,獎金將用于獎勵師德高尚的教師、資助培養優秀生等。

“于老師讓我們更堅定了教書育人的初心和使命。”江萍深情地說,“對她最好的思念,就是活成她的樣子,把她的愛傳遞下去。”

于瑾的師德風范深深影響著學生。穆遠東決定,畢業后也要做名教師,“她讓我看到教書育人的偉大,深感做老師是件幸福的事,我希望將來也能成為‘她’。”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何沛蓯
全球氣候變化或將加劇埃博拉疫情暴發
百乐门娱乐场